我将迁徙,卜居森林小丘之陬。

  不说话,才能将满腹的忧心忡忡付诸于创作。
  我很少画人笑,正如我曾写“苦闷与隐忍是他们生存的主基调”,我一直尽自己的努力去描绘心事,去再现不可说的孤独,去刻画遥不可及的爱。什么都失去,又一切什么都拥有。它在,便能温柔,便能怀拥万物。

  就如你所见我狂妄孤傲又冷漠,实际上不过是我体内一半绘画,一半情诗。

评论(3)
热度(6)

© 根蓝板Banlam_G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