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迁徙,卜居森林小丘之陬。

【秦方】 小概率亲吻事件 (短篇,一发完)

  写个欢快点的故事。

  某对恋人的心态由初恋转向热恋,形式上也需要过渡,虽然我也不明白瞑目这对情人间会不会有这个阶段。(毕竟我觉得他们也是会很直白的直奔主题的一对,你懂我的意思吗?)

注意:文中的秦明与方木,均为《法医秦明》和《心理罪1 2》网剧 形象。

 

 小概率亲吻事件  {kissing me now}
  

  方木突然之间有很大概率对亲吻有着莫大的执念。
  尽管他暂时未付诸行动。

  秦明喝完最后一口咖啡,默默在脑海里下结论。他最近在忙里偷闲时,总是时不时看到方木盯着自己脸颊看,尝试询问方木原因,方木总是毫不掩饰的岔开话题,于是秦明做为体贴的恋人、严谨的公职人员,在尊重对方的隐私、维护对方的隐私权上也是恪尽职守,毕竟每个人都有不可言传的小秘密。

  方木的早餐没怎么动,整个人有点恹恹的,食欲不振。大概是刚忙完案子能有个双休日,想睡懒觉却被秦明从床上领到餐桌前,美名其曰科学管理生活习性是对身体的尊重。
  
  即使秦明的早餐做的确实精致营养又……很和自己口味(可他真的不想在休假日还思考着每餐饭摄入的卡路里和营养成分)。

  但他觉得自己面临的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饥饿。也许迫切需要解决一下。

   “秦明,听我说。”方木拿着匙羹又搅拌了一圈他碗里的玉米浓汤。
  秦明放下咖啡杯,给他一个眼神示意他继续说。

  “我……我们平时都很忙,案件一个接着一个,停下来的时间很少。忙碌、加班是高频事件。”
  “嗯,的确。”
  “休息时间是很可贵的。”
  “不错。”
  “适当的放松有调剂作用……”
  “是这样。” 秦明倒了一杯热水。
  “这样我们才能更好的工作……”
  “嗯,觉悟挺高的,不过也不会加薪。”秦明也给方木倒了一杯热水。
  “不……我的意思是……”
  “是?”

  秦明注意到他又在盯着自己……的嘴唇。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试着做一些小概率事件呢。”

  秦明这次没接话,热水也不倒了。
  方木疑惑的蹙眉,抬头看到秦明带着一丝戏谑的眼睛,他觉得秦明着实坏心眼极了。

  秦明在这段时间里,很大概率已经发现自己想做什么了。
  尽管他还不知道该如何去付诸行动。

  方木坐在窗边的书桌旁看书,冬日午后的太阳烘得他暖洋洋的,他随手翻了几页《法医病理学》,感觉看的内容都没过脑。方木有些放弃的合上书接着晒太阳,秦明在距离他不到六米的地方,安静地裁剪灯芯绒布料。
  阳光距离秦明还差一个五指宽的长度,方木把窗帘又拉开了一点,阳光落在秦明的背脊上,勾勒出一层光的弧度。

  方木觉得这件事有些难以启齿,他以往对爱的认知全来自于书里,诗经里讲述的相聚离散爱慕相思;穆旦现代诗书写的爱不加掩饰源于自我本性;或契诃夫途径带阁楼的房子,那带着屠格涅夫式忧伤的求而不得;或梵高给弟弟的书信手札中记录下来的,对那从未遇到的爱的期待、渴望与孤独;又或是叔本华的哲学书中欲望耽于虚无,引而不发。

  他们像星罗棋布各自分散,却又连成了一个体系,堪堪形成了方木脑海里对爱的概念。

  可当自己遇到了,方木说不上来,它好像与全部书文里描绘的一样,又好像无一相似。
  
  秦明在别人眼里看着是这样冰冷的一个人,而在方木眼里看着的却是一团火焰,他在远方站着,他便能感受到火焰的热度,他迈步走过来,方木就只剩一个念头,糟糕、火灾了。
  于是一场火灾取代了另一场火灾,秦明拉着他的手从那吞噬万物的火舌中,迎面走过。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还不长,却感觉经历了好长一段故事。
  现在方木脑海里是他自己都无法忽略的对亲近的渴望,对秦明亲近的渴望,对亲近秦明的渴望。静静一起坐着、拥抱、亲吻,什么都好。
  
  秦明终于站起来,走到方木身边,伸手揉了揉他的耳垂。

  “我想,你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你盯着我看了多久?”
  秦明指指裁剪桌边的落地镜。

  “好了,方木,好了。”就着温暖的阳光,秦明把方木抱住,局限了他的动作,“听我说,方木。”

  秦明的下巴在方木柔软的头发上磨蹭,就这么抱了一会,方木任由他抱着,但是没有后续的话让方木有点心慌,于是他挣扎了一下想去看秦明的脸。
  
  “吻我,现在。”秦明说。

  方木觉得脸颊发烫,大概是秦明的眼睛太过亮晶晶的了,触到了方木脑海里某一个管理身体机能的开关。

  “不然我就吻你了。”

小概率亲吻事件·完
{kissing me now · End}

—————————

  一句话总结,这是一个“我想和你亲亲但是这样是不是太直白太快了没关系你到底亲不亲我不亲我就亲你了”的故事。
  最近看了一些上个世纪的作家们的杂记同情书,脑子里一直装着一句话……爱让他们永远都是少年的模样(乱来),所以有了这篇文。
  谢谢你们的蓝心和评论,很幸福。

加一点点点点点后续:
  
  方木被秦明压在沙发上吻到迷糊,突然就觉得亲吻和拥抱是多么值得贪恋。
  “再吻我一下,秦明……”
  “好。”
  

评论(19)
热度(125)

© 根蓝板Banlam_G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