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迁徙,卜居森林小丘之陬。

【秦方】 斤斤计较 (假车)

  不是车,或者这大概是一辆假车,我不懂这该怎么定义。

  只是突然想写某瞑目情人间“乘人之危”的情趣。

  起因是:方木趁秦明发烧,去撩了秦明(未写)

  后续是:秦明趁方木发烧,反撩回去。(这一篇)

 

  秦明:啊大仇得报。

  (并没有这样的事)

 注意:文中的秦明与方木,均为《法医秦明》和《心理罪1 2》网剧 形象。

 

斤斤计较  {I'll run to tenderly hold you

 

I. 方木也生病了

 

  

   怎么说呢,秦明是个斤斤计较的人。

  

  方木思考了一圈,试图找到一个更具审美趣味的形容词,但脑袋因为发烧糊成一壶浆糊的他似乎无法冷静下来思考。

 

  当然,他的大脑无法冷静思考可能源于另一个原因,比如秦明正在他身后,半抱着他,属于法医的骨感的手指,正在抚摸着他的腰腹。

  这双手仿佛在弹奏什么乐器,反复流连在肋骨和胸腔,即使在自己背后,方木都能想象出秦明用怎样认真的表情在抚摸自己。

  这个认知让方木的体温似乎又上升了一个摄氏度。

 

  

  方木烧得连眼皮抬起来都艰难得很,又倦又累,身上却被秦明不容拒绝的撩拨着,他想用动作让对方停下,但全身软绵绵的,好像整个人都沉进松软的被窝里了,可是有秦明捞着他,硬是不让他真的陷下去。

 

  他被这种毫不掩饰爱意和报复心理的抚摸折磨的焦躁极了,努力挣扎着,但是却像是刚能走稳的狼崽,白日里东奔西顾对什么都好奇,夜里不知什么入了梦,急得它在梦里无意识的蹬着腿。

  他的口里支支吾吾含着几个词句,将吐未吐。

  “嗯,你说什么?”秦明俯下身,轻轻咬了方木耳垂下的软肉。

  秦明嘴唇的凉意,激得方木一颤。

  “我、很难受……呼吸,不……”方木哼哼唧唧,半天理不顺一个句子。

  方木侧过脸颊,蹭秦明的脸。他的体温低于自己,带着清爽的味道,好像贴在上面舒适多了。他的精神告诉他想要睡觉,他的肉体却贪恋的向他贴近。

 

  “方木,语句成分要完整,发音要准确,我以为我已经教会你,怎么说情话了。”

  “情”字咬得异常的重,秦明低沉的声音如小鸟扑扇着翅膀,逃入耳内引来阵阵嗡鸣,酥麻的感觉像水一样在后背潺潺划过,从第七颈椎直到第三腰椎,秦明的手指也顺流而下。

  

  “我要沉进深海里了……”方木喃喃着胡话。

 

 “我总是会把你拉上来,方木。方木……”

  秦明和方木拉开了一点距离,捞着方木转向自己,他在床头灯微弱的暖光下看他。方木的眸光里承载着水雾,好像时刻会涌出粒粒细小玻璃珠,嘴唇被吻得饱满鲜艳,脸上挂着不知是病态还是情欲的潮红,身上的睡衣堪堪靠着一颗挂在中间的扣子撑着,下摆被撩起,内裤和睡裤都被扯至耻骨以下,下体被秦明的手指不留余力的抚弄。

  方木难耐的扯住秦明的袖口,整个身体状态都充斥着承受不住这般撩拨的气息。

 

  

  他觉得自己要被秦明给灼伤了。

 

  “是这样的手法?”某人的下身被乱七八糟的揉弄。

  “还是这样的?”紧接着又是时轻时重的抚摸,“秦某眼拙,上次没学会,犯罪心理学专家?再教教我吧。”

 

  “你的报复心理……太重了,秦明……”

  “先在我生病时,自己坐到我身上来撩拨的人,难道是我?”

  “哼……”方木理亏的闷哼了一声。

  随即又道:“是你先……不告诉我,那件事。我、啊……”

 

  秦明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揉弄着。

  方木说不出后面的话了,他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为了不让自己在某人坏心眼的挑衅下显得那么失控。

  

  秦明又去吻方木的眼睛。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秦明第一次见到那双眼睛,那是一洼,小小的一洼,一洼小小的在落叶间的水,倒映着灰暗无垠的夜空,那里太空旷了,什么都没有,没有别人,也没有他自己。这灰色秦明不是第一次见,他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他在无数个日与夜里,在镜子里窥视到的,连求救都不存在的暗灰色。

  他想看到这双眼睛里有更多的颜色,当然他们都如愿以偿。

  再后来,他又见过那双眼睛里充满着喜悦的颜色、恋慕的颜色、愤怒的颜色、担心的颜色、沉迷的颜色,还有同现在一样……

  情欲的颜色。

 

  客厅里茶壶恰好发出沸腾的鸣笛声。

 

 

 “别睡,方木。别睡过去了,吃了药再睡。”秦明吻过方木温热的嘴唇,又用拇指轻轻按揉方木的眼睛,这双眼睛今夜确实是太过疲累了。

 

  下一次,如果有下一次,一定要折腾回去……

 

  秦明用湿毛巾擦拭他的身体,顺便揉按僵硬的肌肉。舒适感让他不由自主眯眼顺从对方的动作,方木任由秦明把他搂在怀里“蹂躏”。

 

  秦明真是个……唔,真是个……

 

  胶囊带着异物感随着温热的开水经过咽喉,方木陷入柔软的被窝里,身上暖暖的,不知是情事后的余温,还是刚换了烘暖过的睡衣的缘故。

  

  秦明真是个,斤斤计较的人。

  他在沉睡前如是想到。

 

  

 斤斤计较·完

{I'll run to tenderly hold you·End}

 

————

  一句话总结主要内容:“为了报复你上次在我生病时撩拨我所以你这次生病我在烧热水给你喂药前让你感受一下手上功夫顺便一提你上次手法太拙劣了。”

  方木:报复心理太重了,秦法医……

  秦明:动手能力太弱了,方专家。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II.秦明生病了】

评论(25)
热度(161)

© 根蓝板Banlam_G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