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迁徙,卜居森林小丘之陬。

秦明x方木 草木种植日记{Gardenr's diary}

草木种植日记{Gardenr's diary}

CP:秦明x方木  
关键词:远未来设定   法医x人造智慧体  妄想世界   
注意:关键人物物品化描写、捆绑束缚描写

  文中的秦明与方木,均为《法医秦明》和《心理罪1 2》网剧 形象。
  
中篇,大体上很快会结束;95%程度的he。
甜文,减压放松放松心情,没有什么苦大仇深的剧情٩( *´﹀`* )۶♬*゜

(感谢蓝心和留言,你们真好呀。)

    科学本质上是宗教的对立,艺术早从宗教中脱离出来,人们不再信仰宗教转而信仰科学与艺术。毕竟在科学与艺术的灵感光辉下,人类连神都可以创造出来。

Episode.01 箱子

  “方木,你一定要跟我抬杠吗?”
  “没有的事,秦明。我只是常规的实话实说,是学习机能程序这么让我应对的。”方木面无表情,任由眼镜滑下鼻梁,甚至看起来有一点无辜。
  秦明接过方木封装完毕递过来的证物,放入手提箱,并开始做现场记录。

  这是这个月第七例草木症突发死亡事件,即使是秦明也感到很头痛,从三年前智慧体创造出来开始,草木症的出现已经大体上得到抑制,并不会这么频繁出现草木症“死亡”的情况。不论是有人刻意给死者注射草木症病毒,抑或是草木症变异使人身体腐坏,两种主要猜测都无法令人放松警惕。

  如果是前者,就必须开始调查追捕携带草木症病毒液的犯人。如果是后者,这说明草木症已经突发变异,科学家们又有事可做了。

  “我觉得我把你买来,就是给自己找气受。”秦明一脸漠然,“你这个系列的‘器械’都这样?”

  方木来到秦明身边,协同工作已经十五天又八个小时,两人对对方的性格和工作状态都有了一定的了解,对于智慧体来说,学习并理解一件事物比普通人要来的快得多,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由古至今的“贤者”们基因的集合体。

  所以方木已经学会了一边和秦明斗嘴一边认真处理接受到的现场信息。虽然看起来颇有种被教坏的感觉。

  “不,你说的不对。秦法医还要我重复多少次。首先,你用‘器械’称呼我,这并不准确,我是【智慧体Smart】,有血有肉身体构造和身体机能同人类一样;其次,我是政府配给给你的,你只支付了暂用租金,不构成‘买下我’这个事实,没有我的终身使用权。”方木眨眨眼,“并且,不能用‘系列’来表述,秦法医。”

  方木一脸认真站在蹲着的秦明面前。

  逆光下方木的身影仿佛变得更高挑,就像是居高临下的领导者。
  “因为被称为【开拓者Exploiter】的智慧体,只有我一个。”
  然后用说不出是自豪还是无奈的语气重复了一遍:“唯一一个。”

  这时的秦明还无法理解真正含义,只看着方木微微蹙眉,认为他是刚开始投入实际使用,尚无法融入这个环境。然后挑眉努力扯着嘴角对着方木假笑一下。
  当然,当优秀的智慧体感受到对方对自己无声的嘲讽之后,接下来有限的时间里更加身体力行、孜孜不倦的继续与秦明的斗嘴。

  无法控制的情况下,偶尔还会打架。

  这么想想,秦明突然觉得智慧体的基因真是差极了,天赋点全在制造不和谐上了吧。

  哦,还有外貌,至少脸还是大体上十分赏心悦目的。

  当然这不能成为加分项,正好对秦明眼缘也不能。

  最早的智慧体,是被创造出来治疗草木症的医疗用【智慧体Smart】,被命名为【神迹Miracle】系列。当时草木症突然席卷整个世界,医学界和生物学界都束手无策。最后是一位艺术家的玩笑话,让科学家有了新思路,于是创造了几乎与人类相似,但具有高度精神力,并能突然中断或延续人类思维的医疗用智慧体,创造者为了感谢突然而来的灵感,让人类看到了生的曙光,就给最初一代投入实际使用的智慧体,取名为“神迹”。

 

  某个智慧体被领到家里来时,是装在一个行李箱大小的箱子里,由三个程序员护送着来的。

  秦明打开门,领头的小哥穿着普通的快递装,开口是端正的程序用语:“Dr.秦,这是政府配备下来的智慧体,可以协助您的法医工作。暂时使用金额将自动从您账户扣除,暂用时间在合约内有详细报告,现在请签收货物。”
  秦明作为公务员,心里诽谤着这明明是分配的物资,却还要交租金,有点小情绪。
  “好,放在玄关吧。”秦明把签好名的单子递过去。

  秦明从西装内袋抽出身份卡刷开了箱子。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屈身蜷缩在箱子里的青年,他身上没有穿普通的衣服,取而代之的是几根闪烁流淌着数据流的带子,带子散发着幽蓝荧光,这是法定的“一级”束缚带,所谓的分级,即是级别数字越小,重要性越高,一般二级以上就是用于政要的物品了。他身上几个关键处都被束缚带束着,但这似乎却并没有破坏他的祥和宁静,仍然一副睡得很安稳的样子,凑近还能听到箱中青年轻轻的呼吸声。

  秦明正思考着怎么唤醒他,虽然他的外貌和常规人类没有区别,但是理论上他仍是一件人造的“器物”,秦明以前也接触过医疗用智慧体,为了确保他们苏醒的方式和程度正确,他们的唤醒都需要一定的程序。

 

 他的手指划过箱中青年手上和腿上的束缚带,荧光就分解开了。接着智慧体的呼吸加重,深吸一口气后慢慢抬眼,然后晃悠悠的从箱子里站起来。

  “我不是第一次醒来,你可以直接叫醒我……”智慧体显然是刚醒来有点迷糊,声音还带着鼻音, “在箱子里不睡觉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其他事可做……所以……”

  

 “我需要给你取名字吗?”

  “你可以取。”
  秦明寻思要给他取个好发音的名字,就听到智慧体青年接着说。
  “但我不会使用。”
  “……”
  
  “当然如果你不想取名,我建议你叫我原来的名字。我有姓名、方木。”
  方木歪头,又想了想,然后伸出手去。
  “你可以叫我方木,以后的日子我会协助你的工作。”
  他看秦明没有和他握手的意思,也可能是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有点无措的微微缩回手不知道该往哪放。
  接着他的手就被一阵冰冷柔软的触感抓住。
  “你好,我是秦明。”

  “秦明……秦明……”方木又自己轻声念了两遍,“在我来之前,我的创造者跟我简单介绍过。”

  但是现在才有了“认识秦明”的实感。

  方木不厌恶肢体接触,但也不太习惯,可当和秦明握手的时候,他却由心生出一丝丝喜悦。他说不上来这是怎样的感受,这种感受不是第一次发生,上一次可以追溯到他第一次睁开双眼,从空旷的培养基里面苏醒过来,第一次看到他的创造者。

  这种情绪是高度相似的,他想。

  方木先松开的手,当他思考着接下来要说些什么来和他的搭档建立友好关系的时候,秦明开口打破了短暂的沉默与方木的好心情。

  “先约定好。第一,不要打扰我工作,你会来到这里都是因为分配指令,我没有照顾你的义务;第二,你住客房,可以和我一起用餐,要保持房间清洁卫生;第三,做什么事情之前要先与我商量,虽然你是智慧体,但是据我所知,你是新研发出的产品,并没有完善,还在学习模式中,并没有在人群中生活过。所以在做什么事之前必须和我说,明白了吗?”

  “在我所知道的社交认知里……你不觉得这样对客人很失礼吗?”

  “你是客人吗?”秦明挑眉,单手叉腰玩味的看着方木。

  方木学着秦明挑了挑眉。

  用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语气,最后的几个字的尾音微微上挑。

  “那么,能先给我穿件衣服吗,秦法医?”  

  
  
  方木的声音把秦明的思绪拉回来。
  “秦明,死者脖子上有一个针孔……”
  秦明又检查了一遍死者的颈部,的确是有一个不太明显的针孔痕迹。
  和之前发现的尸体不一样,这是一个新的发现,秦明吩咐方木拍了照,然后又揉了揉太阳穴。
  方木脸上带着一丝小得意,好像在说“你工作分心了,连重要的线索都没发现,还是智慧体比较靠谱吧!”
  
  这想法有点迷幻,他也不懂为什么能从方木的脸上读出这么多心理状态。安慰一下自己一定是最近工作强度太大脑子有点不清醒了。
  
  虽然小脾气大了点,但是工作水平还是可以认可的,秦明突然很想掐一掐方木的脸。
  
  

评论(19)
热度(61)

© 根蓝板Banlam_G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