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迁徙,卜居森林小丘之陬。

【秦方】 问物描心·序

副标题——年轻治疗师的艺术治疗笔记
cp:瞑目夫夫   艺术治疗师秦明x心理分析师方木

注意:有少量心理疾病和死亡描写(会尽量隐晦)

 文中的秦明与方木,均为《法医秦明》和《心理罪1 2》网剧 形象。

 

序章·奇异恩典  

01. 天赐恩典,何等甘甜。
  我罪竟已得赦免。

方木收到留言信是在当助教的第二年,一个午后,来自他的信箱。电子邮件十分方便,而对方却选择了这样一个古老的传达方式,也是让他略感新奇。

  拆开牛皮纸的信封,里面是一张暗黄色的纸张,信的内容很简短,末尾的署名是:秦明。

  对于秦明这个人,方木是有印象的,不过仅限于他回国后曾被学院邀请开课。

  信上没有多余的话,方木将信叠好,放回信封。

 

 

  课后在办公室里打印资料的方木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不停回放着秦明的留言信,去,还是不去?

  “方老师,这个……是我画的,能不能请您看看?”少女说。

  方木眼前突然出现一本画册,封面的四个角都有胶带贴好,封面是手写的英文,写的是Amazing Grace。

  女同学微笑着将书册递给方木,方木抬眼看她,乌黑的长发,修剪着整齐的齐刘海,眼睑下一小块乌青的圈,血红的口红盖过了本来的唇色,身着复古的藏青色洋裙,难得的阳光打在方木和她之间,隔开了一小段距离。

  “好,我会看的。”方木接过少女双手递过来的画册。

  看起来略有些憔悴的女同学点点头,在松开双手的时候顿了一下。

  “请你看看。我一直……”她似乎想说什么,又止住了,接着又道,“一直,想让你看的。”
 

  周日,下午三点,方木还是依约来到了秦明指定的地方,但是在那条街道并没有看到信中所写的咖啡屋。突然旁边一个看起来像书屋的住宅开了门,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探出身来。

  “方木?”

  方木闻言下意识的点头。

  “进来说。”秦明为方木拉开了门,“信中写得很清楚,这次请你来,是想和你谈搭档开艺术心理诊疗所的事。”

 

  这是一间私人开的书屋,老板周末回来供应手磨咖啡。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今日天气很好,冬日里难得的暖阳,照耀着这个常年雾气弥漫的城市。

  “不自我介绍一下吗?”

 

  “你好,我是秦明。”秦明倒也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严重的真挚让方木移不开眼,一时间就这么定定看着他的双目。
  “方木,”他说着自己的名字,“久仰。”

  窗外有灵巧的白鸽子飞过,在街道上雀跃欢跳。神在第七日造物的工已完毕,在第七日停歇了他的工,安息了。天使们都在礼拜日停下,向上帝祷告,感谢上帝所给予的一切恩宠。

  “彼此。”秦明点头,“那么接着谈搭档的事。”秦明身体微微前倾,双臂压在桌子上,双手十指相对。

  “艺术心理诊疗所?”方木捏着茶杯的把手,杯中是秦明给他点的花茶。
  洋甘菊慢悠悠的在水杯中开花。

  “是。我已经在海外取得了艺术心理治疗师资格证,并且有接待经验,”秦明说,“据我所知,你也已经取得了心理咨询师证书。合法性上这点不成问题。”

  “你说的太模糊了。只会让人觉得你正在进行什么非法事项。”

  “哪里模糊?”

  “一切。”方木松开了茶杯柄,然后皱了下眉头,“以及,为什么是我?”

  秦明没立刻答话,他在思考方木问这句话的意图。

  “以你的声誉,可以选择的合作者很多。并且,我们今天才刚刚认识不到一小时。为什么是我?”方木微笑,转动茶杯。

   “你是,换个方式想听我对你的赞美吗?”秦明开玩笑似的反问道,如果那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也算是开玩笑的话,“你相当不错。”

   方木耳朵有点发烫,“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有点无措,随即又镇定下来,“你明白我想表达什么。”他对上秦明不加修饰打量自己的目光。

  “我认为这并不影响我们成为搭档。还是你怀疑的是我们性格契合程度?”

  “是的,组成搭档,并长期经营一家精神治疗相关的诊所,首要就是高度的契合度,否则也不过是会更快走向决裂,无意义的资源浪费。”方木指出,“你并不了解我,每个人在面对不同个体都会带着面具,出于对自身的保护,你怎么能确定你所看到的我,是你所需要的我。”

  “没有人能一眼看上去和他的内心一样。我也绝对比你所想的要了解你。”秦明接过服务员正好端上来的黑巧克力蛋糕,推到方木面前。“灰色外套,颜色不错,很适合你。”秦明突然话头一转,右手握拳搭在下巴上。  “暗哑的暗色系,让你感到安全,因为你对周围总是充满了不安感,而你又时常想站在阳光之下,你在等待。‘那件事’之后,你没有去做警察,却留在学校当助教,因为你时常还会怀疑自己心中的正义。”

  方木定定坐着,没有动作,饶有兴趣的看着秦明,等待他接着往下说。

  “你时常质疑你自己。”秦明看着方木的眼睛,“并不是由于你对自己所掌握专业知识的怀疑,而是因为……

  “你身边的人,总在‘离开’。”

  方木拿住茶杯柄的手微微一抖。

  “你身上有奇妙的天赋,但你无处将它置放。”秦明如此总结道。

   神总给予人类奇异的恩典,赋予你无与伦比的天赋,让你与普通人不同,给你与常人不同的生活与想法。教你感受天赋带来的无限荣耀,无限美好。来自神的恩典不由选择,你要同万众齐唱,歌颂神的好生之德,赞美神教你无处可逃,教你沉沦,教你疯狂。

  “你对细微的事物,对病态的心十分敏感,能快速且较为全面的分析出他人的心理,这种敏锐的观察能力和分析能力,是我所不及的。我更擅长的是,通过分析他人的精神外化*所创造的事物,探得他人心理。而你大概在这方面不及我有经验,我指的是,分析不完整人的创作……

 

  “你体内的不安定因素,总是吸引着各种病态,你被病症的心引诱着,但这都还不够,你还缺少一个能走出去的契机。”秦明分析道,“你在等待一个能承受你天赋的契机。”

  所有的目的昭然若揭。是神派遣天使来到人间,轻述通往天堂的路,抑或神降旨意让人永世徘徊在苦难的凡间。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处理你那满溢的天赋。只要你愿意。”

 

  书屋里的不知名音乐正放到高潮,女声低低吟唱,音乐里传来教堂的钟声伴随教堂大钢琴的声音。

  

  “我无意窥探他人的内心。”方木郑重的说道。

 

  “抱歉。”然后他将蛋糕推到秦明面前。

 

  秦明没接话,只点点头,从公文袋里抽出两张藏青色的纸,那是两张门票,一位知名现代艺术家的画展门票,开展时间是在两周后,持续时间一个月。
  “这画展挺不错,这位艺术家刚结束欧洲巡回画展,国内画展这应该是第一站。”

  “好,我考虑。”方木意会,这是秦明的告示,他在告诉自己,他在等待着他的答复。

 

  神所赐予人的所有天赋,都会指引着人走向他应走的道路,无人例外。

  

02.  “神之恩典,教我敬畏。”
  这些都是不讲道理的天赋,我将如何将他们安置。
  我该沉迷何物,我该去往哪里,还是说,天赋便是这样无休止境的困惑?

 

  夜晚,方木洗完澡后窝在床上,正准备看会儿书睡觉,突然想起前些天那位女学生给他的画册。事实上他有点在意那个学生,因为她呈现在自己面前的状态,让他隐隐感受到一种,不协调。

  直到方木翻开了画册,才知道这股强烈的不协调感从何而来。

  才气、灵感、一种无法言说的气质,扑面涌来。

  是了,这不协调大致是来源于此,她的作品所表达出来的东西,与她整个人站在方木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气质,相差太大,几乎判若两人。

  画的主色调是浅浅的灰,混杂着一些钴蓝,缝隙中透出模糊的柠黄,好似白天醒来朦胧不见天日的雾气笼盖万物,微微倾斜的地平线上隐约勾勒了一个人形。他看着画,无法控制自己一般,轻轻的、谨慎的摸上那用淡彩肆意涂抹的画面。

  往后翻,画的背面书写着蓝色的字,“我该沉迷何物,我该去往哪里。还是说,天赋便是这样无休止境的……困惑。”等到他无意识的念完,才被自己不自觉涌出喉咙的声音惊到。

  方木不知怎么的,有点惶然,最后用手机拍了这张画,发给一个未存名字的号码,然后睡意来袭,晕晕沉沉睡了过去。

  他醒来时还是清晨,一夜无梦。下意识的摸到手机看时间,手机显示收到一条新短信。打开看是对方的回复,同样是照片,是一张画展的照片。画展挂着的画与那位女学生的画册画风相符,方木敲了四个字:是同一人?

  很快收到对方的回复:是,稍微注意一下。

  方木返回界面,把对方号码存储,备注名上写上了秦明。

  紧接着又收到秦明的再一次回复:这个画家可能心理状态不正常。

 

  方木接着翻看画册,画册是一个完整的绘本故事,有些意识流。一页页翻阅,在画册的中段,画了许许多多的无脸人,以简单的色块勾勒出了形状。其中有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身影,仿佛散发着柔和的光,他在一片空旷的原野,在沉重的乌云之下,抱着一束纯白的百合花,一步一步走进翡翠般碧绿的湖水中。

  这看得方木背脊发麻,他看着画,竟觉得没入湖中的人……就是他自己。
  
  
  今天方木没有课,忙里偷闲,正打算去学院图书馆去取一本书。在图书馆门前他又遇到了那个女学生,她抱着一本书急匆匆的穿过回廊,看起来面色苍白,唇色黯淡,穿着一身轻便的简装,上面沾染着各色颜料,长发用藏青色的发带随意绑着,有些凌乱。她看到方木,停下脚步。

  方木正在犹豫要不要和她谈谈,那个女学生突然兴奋的走到他面前,“方老师!我给你的画册……你看了吗?”她反常的很兴奋,指节捏的发白。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询问,方木有点慌张,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我还没看,回去我会看的。”他撒了谎。
  

  少女微微一愣,然后喃喃自语起来:“这样啊,老师你有空的时候……再看吧……那就…有空再看……”

  说完和方木深深点了点头,转身慢慢走回这个匆匆忙忙的世界。

  

03.  我心在高地,不断地向上。仿佛走在潘洛斯阶梯纸上,不断向上,向上,向上。
  永无止尽。要走向何人所在?
  被上帝宠爱的孩子,早早被上帝召回,我走在丝线上,心系高台。
  我看见了光。
  上帝已死。

  秦明喝完放下咖啡杯,他手边放着一份报纸,“青年艺术家坠楼抢救无效死亡”。
  无与伦比的天赋有时候真的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这就像是上帝的玩笑,让人窥得一隅超人精神的明启,但又只给了人类无法承受此精神重量的普通的肉体。
  他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日历。

  秦明和方木再会不是在画展上,而是在一个凉爽的午后。方木打电话约他见面,他邀请方木到了一所双层小楼。

  秦明介绍这是以后的工作环境后,方木看着诊所房间一时有点无言以对。

  秦明挑挑眉:“你会答应我的。”

  方木:“秦先生就这么自信?”

  秦明努力抿嘴笑了一下:“偶尔也相信一下直觉。”

  方木试探性的在蓝色的沙发上坐下,秦明坐在旁边椅子上,他们距离不到1.5米。
   
   “她是在我面前‘走’下去的。”  

  那天黄昏,那个女生抱着一副油画走上了天台。她在等待,等方木上气不接下气的追到天台。
  她站得很高,本来苍白的脸上映照血色的落日余晖,面无表情,眼睛不知道注视着哪里,就像一尊……目光空洞,注视着这个世界的天使雕塑,仿佛看着哪里,又哪里也没看。
   
  她站在边缘上,对方木说。“方木,我们是一样的。”
  方木强行镇定情绪,说出一些尽量不会刺激到她的语句:“你……那是你的画,是要拿给我看吗?”
  女学生: “嗯,是。至少我想把它送给你……”
  方木微微挪动步伐向前靠近:“画了什么?”
  女学生歪头看了一眼怀里的画,又有些茫然的抬头,“画了什么……?”

  方木:“对,你可以接着画,更多,把你的想表达的,全部画出来,对吗?”

  女学生:“对……我可以画更多……
  “你看……在这个盛大的演出上……人们自顾自的迫不及待的出演着嬉笑怒骂,自己的喜怒哀乐……”她不停说着。

  女学生张开一只手,示意方木过来。
  她将画向下,递给方木。
  方木下意识的低头接过,将画反过来。
  一片空白。

  “这些情绪……都被赋予了极大限度的自由与……孤独……
  “而我早已倦怠。”
  方木突然惊醒,再抬头,少女已经消失在了高台边缘,无限下坠。

  人生而孤独,我早已孤立无援。

  “她坠落的时候,我看到了我自己。”她本已经深陷死寂,挣扎着向我发出无声的求救。所以她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那些画上,交给我。而我,回避了她的声音。这些话方木不知怎么开口,有时候正面直视自己比想象中要困难。

  秦明没有接话。他不知道该不该问出口,你还好吗?
  
  “天赋到底是谁赋予的呢?”方木看着秦明问到,“为什么它会让她痛苦到终结自己的生命。而我……”

  “让人痛苦的不是天赋,而是心理疾病……她恐怕有躁狂抑郁症。这不是你的错,方木。”秦明握拳食指托着下巴,“得到惊人的天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所以这是我的代价。”方木缓缓抬起头,对秦明扯出了一个无奈的微笑。

  晌午的阳光有些灼眼,打在方木的身上。秦明看着眼前的人影觉得有些恍惚,好像一切都是在梦中,又真实的无法更真实。

  秦明喃喃道,

  “我明白……

  “每个人都有应付的代价,不是吗?”
  然后他深深闭眼。

  所谓的神迹不曾存在,真正的救赎也从不来自于某人身上,只不过我们在沧桑倦怠,深深困顿之时,恰好遇到一个发出微弱光芒的同类,于是堪堪能短暂陪伴,携手同行,然后一起面对这个孤独又绝美的世界。

  上帝已死。*

 

  “所以,搭档?”秦明问。

  “嗯,合作伙伴。”方木向秦明伸出手,随即得到了温暖的回应。

  “那么,我的合作伙伴,你现在有什么想说的吗?”

  方木走到诊所的窗前,面向秦明。

   “首先,先从换掉这块窗帘布开始吧。”

  

  序章:奇异恩典·完
 

 

一小点提示……感兴趣可以找来看看……
  *外化:黑格尔常用的哲学术语。指内在的东西转化为外在的东西,主要指物质由绝对精神外化而来。

 上帝已死:尼采提出的概念。

——————————
假如瞑目夫夫在故事外:
part1.突然的来信
方木:不动声色就寄通告信来,微妙的有点变态…
(从抽屉里的铁盒拿出信)
秦明:这是情书!
方木:可以拒收吗?
(秦先生淡定喝咖啡,目睹方木口是心非全过程)

part2.白捡的合作伙伴
方木:有种被诱拐的感觉…十分玄学(翻画册)
秦明:大概是命运的安排吧(看书)
方木:你这话太不专业了,真像一个神棍……
秦明:(挑眉)这叫,以哲学思想促进科学发展,以出世精神做入世事业。

part3.被套路的共同事业
秦明:这是房门钥匙,这是你房间的钥匙。
方木:???说好的只是合作伙伴,为什么同居了?
秦明:这是共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当然你说同居我也不介意。
方木:有区别?(反正最后也会被套路攻略)
秦明:我家的房子房租比你在外面租的便宜。
方木:……(向资产阶级低头)

part4.审美异同
秦明:我绝对比你想象的要了解你。
木木:这窗帘,花色有点让人难以恭维……
秦明:………………

——————

这篇可以当成平行世界来看。
方木在这个故事里有经历过两起藤师大连环杀人案,秦明,唔,秦明……总之他们之前有,微妙的联系。

评论(27)
热度(64)

© 根蓝板Banlam_G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