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迁徙,卜居森林小丘之陬。

每当情事结束,羽还真就会向风天逸寻求爱抚和亲吻,如同一只幼小的手养雏鸟,抖动着细细的绒毛,用柔软的胸脯使劲蹭着养鸟人的手指,向人寻求更多的爱意。风天逸也乐于回应爱人的需求,他轻轻捏着羽还真的后颈,顺着第七脊椎往下,到肩胛,到尾椎,一下又一下的轻抚他,仿佛一个漫长又庄重的仪式。

 

 

——————————

  我觉得拥抱、触摸、爱抚应该是一件温柔、严肃又孤独的事……里面包藏着多少爱意,多少思念,而传达出去的又有多少…所以它又是很孤独的。
  哎、我在说什么呢,其实这些都是我瞎想的!

 

评论(14)
热度(77)

© 根蓝板Banlam_Gein | Powered by LOFTER